阿珊也来短讯说她已经到达机场,由于隔着车窗玻璃的拍摄效果不好

第一天 2009年9月15日

注:本文接续上文为《“色彩斑斓之秋行东北”游记》

我于凌晨4:30起床了,室外仍是狂风大雨,让我忧心仲仲。忽然间,想起了广东的一句谚语来自我安慰,“贵人出门招风雨”。心想:但愿自己真的是贵人吧,能够一路顺风平安。5:30的天还未亮,我准时坐上了去广州新白云机场的空港快线大巴,车小心翼翼地在高速公路上行驶,当进入广州范围时,天空也亮,风和雨也渐渐小了,一丝喜悦不禁涌上心头……

第六天 2009年9月20日(满归——根河——额尔古纳——恩和)

7点钟,到达了机场,风和雨居然都停了,更让我喜出望外!

清晨4点钟,天还没亮,我们就起床赶路。天空淅淅沥沥地下着小雨,原本冷的气温让人感觉更加寒冷……

来自汕头的驴友阿珊是昨天晚上坐夜班车赶过来广州的,还比我早些到达了机场。后来,广州的驴友阿华也来了,我们三人在机场会合。我和阿华是乘坐9点钟的班机,阿珊则乘坐10:30的班机;Candy是昨天从南京去上海的,也是今天上午飞哈尔滨。8:45我们登上了飞机,于是我第一时间给Candy发出短讯“我已经顺利登机了”。

4点30分,预先联系好的出租车准时来到绿星宾馆门口接我们,约5分钟,就把我们送到了满归火车站。我们在火车站外的小摊贩买了几只茶叶蛋后,匆匆走进候车厅。约一百多平方米且集售票厅一起的候车厅已经聚集了很多人,绝大部分是当地人,火车是满归普通民众连接外界的唯一交通工具。我们准时坐上了5:04开往根河市的4182次普快列车。这是我国目前条件最差的绿皮火车,我上一次坐这种火车还是在读书时期,相隔二十年,此情此景并不陌生,熙熙攘攘,乌烟瘴气的车厢弥漫着一种让人窒息的味道……

我们乘坐的航班在中午12:30停经了大连半小时,后于下午2:30到达了哈尔滨太平机场。出了机场,感觉到哈尔滨的温度比我们那边低一半有多,我们赶紧穿上了风衣。Candy比我们提前2小时到达,并已经找到了她的同学赛赛。我们就按照Candy的提示,在机场门口购票乘坐机场大巴进市区。我是1995年12月份来过一次哈尔滨的,但此时透过车窗看外面的一树一建筑,都是那么陌生,或许我那时看见的是白雪覆盖的哈尔滨吧。

火车慢慢地驶出了满归,天也渐渐亮了,窗外的小雨夹杂着雪花纷纷扬扬,到后来真正下起了雪,而且越下越大,窗外很快已经是白茫茫一片,这是我们本次旅程的第一场雪,当然让我们这几个南方人兴奋不已了,都拿出相机和DV机来拍摄,由于隔着车窗玻璃的拍摄效果不好,我们就尝试打开了一点车窗,马上就招来了其他人的一顿责骂,我们也只好就罢了。

约45分钟的车程后,我们按Candy的提示在新阳路的苏武牧羊酒楼门口下了车。这时,阿珊也来短讯说她已经到达机场,为了不让她一人折腾找路,我和阿华就在苏武牧羊酒楼门口等她。我俩在门口等了十多分钟,感觉又冷又饿,看见酒楼里别人在吃热气腾腾的火锅,终于忍不住了,决定进去酒楼里,一边等阿珊一边准备吃晚餐,并通知Candy和她的同学赛赛过来。约半个小时后,阿珊到了,Candy和她的同学赛赛也来了,我们就“大会师”吃了旅程的第一顿晚餐。

约9:15,火车到达了根河,雪也早已经停了,剩下的又是淅淅沥沥的小雨。出了火车站,提前联系好的包车已经在等我们,司机小李(手机号13847075432)是额尔古纳市人,一位高个子的年轻帅哥,又一次让同行的三位女驴友兴奋不已!我们在火车站附近找了一家食店吃了一碗热乎乎的面条后,再匆匆踏上了往额尔古纳的路程。我们的车沿着301省道往西南方向走,离开根河市区约10公里后,天空又下起了雪,而且是大雪,车子的挡风玻璃很快积满了厚厚的雪,小李也把车子的雨刮速度调到最快,这时窗外的能见度只有几十米,大块大块的雪花不断地迎面扑过来。遇到如此难得的大雪,我们不时选择较安全的路段停下来拍照留影一翻……我们的车越往前走,雪下得越小,最后雪也停了,渐渐地甚至连积雪也没了,天空曾露出了短暂的阳光。

晚餐后,才晚上7点多,离我们将在21:58乘坐火车的时间尚早,赛赛就邀请我们到她家。赛赛小俩口很热情地接待了我们,大家也趁此休整一下……

约中午1点钟,我们到达了额尔古纳市区,小李带我们到当地一家较好的餐厅吃过午饭后,我们就去根河湿地。根河湿地并不在根河市,而是位于额尔古纳市郊西北约三、四公里处,有“亚洲第一湿地”之称,保护区占地12.6万公顷,属于根河、额尔古纳河、得尔布干河和哈乌尔河交汇处包含的特别大范围的泛洪平原,并在此形成一个三角洲,是我国目前保持原状态最完好、面积最大的湿地。

当晚21:58,我们顺利坐上了K7041次开往漠河的火车。我们的票是软卧车厢,由于阿华的火车票和我们三人的火车票不是一起买的,所以我们四人的票不在同一个包厢,上车后打算跟别人换票,但我们三人的车厢另外一个床位是女的,而阿华那边的车厢却只有她一个女,最后就由我跟阿华更换了床位,让她们三个女和另外一个女同在一个包厢。

游人尽览根河湿地全貌,需要登上额尔古纳市电视塔所在的山坡,进入湿地公园大门需要买门票(门票是多少我则忘记了,如果不要门票,可以跟工作人员讲价便宜些的)。从公园大门到山顶有一段约一公里的土路,汽车可以上到大半山腰,有一个停车场。从停车场再往上步行约几十米的石台阶,便到达山顶。

上火车后,也许昨晚睡不好的缘故,我很快就睡了……不知过了多长时间,在朦胧中,经常听见列车广播的报站声音,列车就这样在黑夜中过了一站又一站……

此时,根河湿地尽收眼底,气势恢宏,清澈的根河静静流淌,曲水环抱草甸,岸边矮树灌木丛生,山坡上白桦树连绵成片,色彩斑斓……沿着一条木栈道从山顶往下走,可到山半山腰,也是游人最亲近湿地之处。根河湿地的标志性风景莫过于是那个乌龟头似的湖心小岛了,它犹如一只大乌龟把硕大的头探出水面,在呼吸大自然的清新空气,在窥看大自然的秀丽风景……

第二天 2009年9月16日

我们在根河湿地逗留了一小时,下午3点钟,沿着201省道北上向恩和进发。沿途尽是高低起伏的草甸,一堆堆收割并打捆好的草料,牧民们还没来得及运回家,就像一只只乌鸦飞落在草甸上;成群成片的牛、羊、马正悠游自在地吃草,眼前的一切在谱写着一首和谐优美的《草原牧歌》。

生物钟的作用,让我醒来了,睁开眼睛一看,包厢里一片明亮。自己还以为已经是上午八九点钟了,看看手表是清晨4:30,简直不敢相信,以为手表坏了,再看手机的时钟,果然是4:30。原来越往北走,天亮的时间越早,还听说在漠河北极村的盛夏是昼长夜短,晚上只有两个小时是天黑的,其余时间都是白昼。

约傍晚6点钟,我们到达了恩和村。小李介绍我们入住“奔鸟如家”客栈(双人间80元/晚。没有独立卫生间),性价比一般般,但由于此时天正下着雨,也渐渐黑下来,我们也没有再去找其他住处了。我们住下后,该“笨鸟”并没有“如家”的感觉,不单没有热水洗澡,甚至连洗脸、刷牙、冲厕的用水都成问题。晚饭后不久,既然没有水洗澡,再加上累的缘故,我们也早早上床休息了,就这样“干蒸”了一晚。

我顿时睡意全没了,怕吵醒别人,自己小心翼翼地从上铺下来走出包厢,一缕朝阳透过薄薄的窗纱射进了车厢……这时,列车正行驶在嫩江一带,嫩江平原辽阔肥沃,已经成熟了的农作物在朝阳下更加金黄更加诱人,袅袅雾气在原野上慢慢升起……

第七天 2009年9月21日

清晨5点钟,我敲门叫醒了她们三人,主要是从阿珊的手中拿过自己的摄影包,赶忙用DV机摄录下窗外美丽的风景。我或站或坐,一个人在车厢走廊一呆就是两个多小时。到了7点多钟,其他人陆续起来了,自己的眼睛也感觉有点疲劳,眼皮有些重了,于是又上床睡了……

清晨5点,生物钟让我从睡梦中醒来,撩起窗帘往外看,天亮了,窗外房屋的屋顶一片白茫茫,雪花仍在纷纷飘下。我顿然兴奋了,马上起床,完成了简单的洗刷,就拿起家伙外出拍摄……

当我再次醒来时,列车已经穿行在大兴安岭之中。莽莽林海,高低起伏,错落有致,层林尽染,色彩斑斓……但与我想象中的那高山密林、大树参天的大兴安岭有很大的区别,眼前的大兴安岭只是一片丘陵,海拔并不高,绝大部分的树也只有手腕大小,可能是十来二十年的树龄,而大部分的树种是落叶松,小部分是白桦树和樟子松。时值深秋,金黄色的白桦树叶已落下近半,落叶松的松针正渐渐变红,唯一只有樟子松还是绿色的,特别显眼!面对如此漂亮的秋景,我又用DV机一阵狂摄……

恩和村隶属室韦乡,而室韦乡除了辖属恩和村外,还包括室韦村、临江村等10个自然村,是我国唯一的一个俄罗斯民族乡。恩和村跟室韦村、临江村等不同,它不在中俄边界线“额尔古纳河”的边上,而是和边界线有一定的距离。我们没有在恩和村多停留,上午8点钟,我们在客栈吃过早餐后又上路了。出了村口,在201省道旁的小山上,有一间间用木头搭建的小屋,还有围起篱笆的,引起我们的注意,经向小李打听后才知道,这是当地俄罗斯民族死人的坟墓,又是一特色。

就这样,我重复地睡啊,醒啊,摄啊,时间很快过去了。太阳光逐渐变成了橙红色,随之太阳的影子也慢慢消失在大兴安岭的林海里,远处的村庄炊烟缭绕……列车于傍晚6:30到达了终点站漠河县,我们提前联系好的包车司机代师傅(手机号13845702589)已经来到车厢门口接我们,上了他刚新买还没上牌的“北京现代悦动”小车,载我们进县城,这时的天色完全黑下来了。约十五分钟后,我们到达了县城。夜幕下的漠河县城灯光暗淡,人车稀少。我们首先去找地方住宿,对比了几家宾馆之后,最后在当地中国人民银行大楼旁边找到了一家性价比相对较好的北极假日宾馆(电话0457—2862222,三人间120元,单人间100元)住下。然后,代师傅就送我们到当地餐馆相对集中且离我们住宿不远的地方,他说家里有事就不跟我们一起吃饭了。我们就选择了一家东北风味的餐馆用餐,因为大家都很饿,所以特别点了4个菜,后来才知道东北菜盆子大菜量多,而且味道特别的咸,我们就说,这里又不出产盐,难道这里的盐真的这么便宜吗?最后,我们只吃了三分之一的菜,浪费也没有办法了!我们有过经验之后,在接下来的旅途中,每次点菜基本是3个或2个,而且特别提醒味道不要太咸。

离开恩和村,我们沿着201省道继续向室韦村和临江村进发。约20分钟的车程后,经过哈乌尔河景区,也许由于这个时节比较少游人到此,景区这时没有管理人员卖门票,我们就在旁边的小门径直走进去。这是一个落叶松和白桦树混合的树林,黄绿相间的落叶松叶还挂在树枝上,而白桦树却已经光秃秃了,地面上铺着一层厚厚的金黄色的白桦树叶,再有残留积雪的点缀,整个林子显得格外美丽和有着一种无可言喻的意境。林子里有一条汽车碾过的路一直向纵深延伸,也许林子深处有着更加美丽的风景吧。由于景区的大门是锁着的,我们的车子不能进来,我们只有在林子里狂拍了二十多分钟就离开了。这时,雪已经停了,我们还以为比恩和村更北一些的室韦村和临江村下的雪会更大,怎知我们越往北走,积雪却越来越少,最后甚至没了。

晚饭后,我们回到宾馆,通过电话与代师傅联系确定我们在漠河的行走路线:漠河县城—图强九曲十八弯—二十八站—黑龙江第一湾—乌苏里浅滩—北红村—北极村—漠河县城—内蒙古满归,时间三天,并谈好包车的价钱共1000元(包括我们进入北极村的门票60元/人)。

近11点,我们到达了室韦村,就在额尔古纳河的边上,河边还有一个小码头,约100多米宽的河面对岸也有一个俄罗斯小村庄,能清晰地看到有村民在劳动。室韦村最明显的建筑物是一个碉堡似的白色的圆形钟楼,但时钟所显示的时间却比北京时间慢近一个小时,这是俄罗斯的远东时间。由于这时天空正下着小雨,打消了我们在室韦村多停留一点时间的兴致,我们在室韦村唯一停留的时间是用来找到一间很脏的厕所解决了问题。

第三天 2009年9月17日

从室韦村到临江村只是几公里的路程,但是泥土路,有些路段就在额尔古纳河的边上,河面上成群的水鸭被我们惊吓得纷纷飞了起来。约11点半,到达了临江村,也是紧靠着额尔古纳河。由于是中午时分,到达临江村的游人很少,我们对比了几家俄罗斯民族客栈后,最后选定了“谢辽沙旅游之家”(联系电话13947095423)住下来。这里的房子全是木楞房,我们住的单元有4个双人的房间,共用一个厕所和淋浴间。我们在客栈吃过午饭后,天空还下着小雨,就干脆午休了近两个小时。

清晨5点钟,天已经亮了,我洗刷完毕后准备出去走走。看见窗户玻璃的室内一面凝聚了一层朦胧的水珠,知道室外一定很冷了,再给自己添加了一件毛衣。这时,宾馆的服务员还没起床,我就把她们叫醒给我开了宾馆大门。当我一推开大门,果然北风飕飕,寒气迫人,自己不禁打了一个寒颤……

下午约3点钟,天空还在断断续续地下着小雨,我们决定骑马去。请店家帮我们联系了马夫,这里的马对游人是统一管理,价钱一致,各马主牵着自家的马匹供游人自己挑选,我和阿珊挑选了一匹啡色的马,几乎一样的高大,阿华挑选了一匹赤色的,Candy则选了一匹黑色,是我们之中最矮小的一匹马。我之前曾在坝上有过几次跑马,所以有经验,在马背上发挥自如。我的马一开始还不想跑,后来在我的催打下终于飞跑起来,连风都把我的帽子掀翻落地。由于我们跑马的地方不是很大,一边是架着铁丝网的边境线,另一边则是庄稼田,我只能在有限的空草地上来回地跑。我的马真不愧它的名字“追风”一样,很勤快跑,且跑起来又特别快,有时我只想要它走,它却飞快地跑起来,让我在马背上比它喘气还厉害!阿华的马开始时还跑了一段路,但只是虎头蛇尾,后来总是低头吃草,连走也不想走。阿珊的马几乎都没有跑起来,只是在走路。Candy也许是她第一次骑马,开始时还不敢自己一个人坐在马背上,需要马夫跟她一起坐上马背来指导,但后来她不仅能够一人骑在马背上,还通过跟她的“大黑”耐心沟通,直到指挥着“大黑”飞跑起来。Candy真棒!从刚学骑马起,短短时间就能够跑马了!

在宾馆门口就看见了约500米外的“北极星”雕塑的标志,我就向着“北极星”走过去。走上了近百级台阶,“北极星”所在位置是一个小型的休憩广场,一些市民在晨运着。站在这里,向北望去,整个漠河县城尽收眼底。今天的漠河县城是异地重建的,旧的县城已经在22年前被大火吞噬了……这时,初升的太阳为这座我国最北的小城披上了金装,正渐渐焕发她新一天的勃勃生机!

当我们骑完了马,已是黄昏,到达临江村的游人越来越多,我们所住单元的房间都住满了。我们房间隔壁住了一男一女来自台湾的老人家,由于他们俩不是夫妻关系,不好意思同住一个双人间,我就应那位女老人家的要求跟她换了房间。这样一换,让我整晚都睡不好,因为同房间的那位男老人家整晚在打鼻鼾,声音断断续续,高低起伏,我用被子捂住双耳也无法挡住那“雷鸣声”,最后我在半睡半醒中好不容易熬到天空发白时!

6点多钟,Candy来短讯告诉我,她们已经起来并等着我一起去吃早餐。我们在街上逛了约半小时,还是找不到有早餐吃的地方,最后决定打电话给代师傅,叫他提前来接我们并吃早餐。十多分钟后,代师傅开来一辆“五菱之光”在宾馆门口接我们,我们问他为什么不是昨天的“北京现代悦动”小车?他说路不好走,我们也没有计较了。代师傅就带我们到税务大楼背后一个居民小区的二楼,吃过了这次旅程的第一顿早餐。为了应付今天的午餐,我们也打包了几个茶叶蛋。接下来,我们又在街口的市场买了些水果,有苹果、西梅、冬枣、樱桃等。说起水果,我至今还念念不忘那些西梅,软软的,深紫色的,又甜又多汁,是我本次旅程吃得最多的水果,因为我在南方从来没有吃过这么好吃的西梅!

第八天 2009年9月22日

我们离开了漠河县城,沿着207省道向塔河县方向走,过了图强镇不远,到了我们今天第一个指定停车拍照的地方——九曲十八弯。代师傅把车停在207省道旁,我们下了车走进路旁边的一块空地,原以为有路可以往下走,但怎样也找不着路,而旁边的树木又挡住了往下看的视线,无法看见九曲十八弯啊。我们正愁着,看见200米前方的省道旁正在修建一座楼阁,心想:肯定是用来将来供游人登高观赏的。那时,正好没有工人在施工,于是,我和阿珊跨过建筑棚架,进入一片狼藉的工地并登上了三楼,放眼往下望,是一块宽阔的湿地,一条小河弯弯曲曲流过其中,故名“九曲十八弯”了。

清晨4点多,天空已经渐渐亮起来。我拿起装备走上临江村背后的小山包准备拍摄边境的日出,却很可惜!今天是一个阴天多云的天气,拍看日出的愿望落空了。站在小山包上,整个临江村和一河两国的情景尽收眼底,各家各户的屋顶炊烟袅袅,牛、马、羊等牲畜陆续出栏,村民又开始忙碌新的一天。静静流淌的额尔古纳河河面上升起缕缕晨雾,河对岸的俄罗斯土地上看不见有村庄,而是一片广阔的金色原野。

我们向右转弯驶离了207省道,过了一个防火检查站,进入了一条约3米宽的土路。从这里开始一直到北极村的路都是土路,大部分的路面都凹凸不平,如果遇到下雨更加难行,这时我们才明白代师傅要开“五菱之光”的原因。进入了林区,映入眼前的除了树还是树,秋风呼啸,两旁的白桦树沙沙作响,枯叶纷然而下,偶尔一只小松鼠在我们的车前横穿而过,一阵惊喜驱散了我触景而生的萧索心情!

我们在“谢辽沙旅游之家”用过早餐后,是8点多钟,天空又下起了一些小雨,偶尔夹杂着一点雪花。我们又启程了,在离开临江村的路坡上,视野开阔,室韦村以及界河一目了然,我们下车拍照,路边正好是我方的一个兵营哨所,当我们正举起相机朝哨所方向的边境拍照时,前方约100米处有一辆绿色的巡逻军车用高音喇叭对着我们喊“不准拍摄军事设施,请赶快离开”,我们也罢了。

额木尔河,当地人称为母亲河、圣水河,是我们在漠河所看见的最大的一条内河,发源于大兴安岭北侧,横贯漠河县全境流入黑龙江。22年前,当地人为了躲避那场无情的大火,有2万余人投进河里得以保住了生命……而后横跨大河修建了一座钢筋混凝土大桥,打通了南北通道,方便了人们行走,有利于林区防火救灾的需要。今天的额木尔河,清澈的河水,缓缓流淌,水下水草悠悠,水上落叶飘荡,在蓝天、白云、树木和远山的映衬下,有少女般的青春与羞涩,更有母亲般的成熟和温柔!

我们的车在室韦村旁的201省道边一个加油站加满油后,沿着边境公路往西南方向走,路过室韦口岸,这是我国一类口岸,几栋崭新的三四层高的大楼在这偏远的边境上格外醒目,但几乎看不见有其他的人和车;旁边的额尔古纳河上有由我国建造的中俄第一座永久性大桥——友谊桥,参观门票是10元/人。进入口岸参观区,我方桥头有一间木楞警戒岗,一位武警战士威武地在站哨,他告诉我们参观的一些规定,并一直在盯着我们的一举一动,我们想给他拍照和邀请他一起合拍,他说纪律不允许,拒绝了。走近友谊桥,桥面约有4、5米宽,我方桥头有铁闸门锁着,左右各竖着一块黑色大理石石墩,分别用中俄文字刻有“友谊桥”等字样。友谊桥另一头的俄方,只有两三间低矮的平房,远没有我方口岸那么大的规模,红蓝白三色的俄罗斯国旗清晰可见。

中午时分,我们到达28站。清代慈禧太后北巡时路过此地歇息,后来便命名此地为古驿路28站了。现在,这里有一个林场,看规模应该是当地比较大的林场了,一座虽然只有三层楼高的办公大楼,但在这一望无边的林区里格外耀眼,其余的都是用木头搭建的平房,是林场职工住的房子。我们在28站没有多留,拍了几张照片后继续行程。

从室韦村到七卡的边境公路,柏油和泥土的参半,个别路段在修,我们的昌河铃木车有惊无险地一一通过了。一路上,是河流、草甸、山岗、湿地、树林、村庄、牛羊马、野鸟……在秋色中组成了一幅幅色彩斑斓的和谐的美丽画卷!唯一遗憾的是遇上了一个阴天,缺少了阳光和云影的作用,对于摄影爱好者来说无不是一个叹息!

下午一点半,我们到达了黑龙江第一湾。我下了车立即跑到河边,与黑龙江第一次亲密的接触,清澈而冰凉的河水散发出一股淡淡的鱼腥味……此时此刻,遥望着河对岸的一草一木,我心中悲喜交集!喜的是自己终于亲眼看到并接触到了我国最北的河流,悲的是河对岸约100万平方公里的土地原是我国的,现在却遥不可及!

中午时分,我们到达了七卡。这里除了是一个兵营哨卡外,目前也是一个村庄。我们在七卡找到唯一的一家餐馆,如果不是我们饿,如果不是这里的唯一,我们绝对不会在这家餐馆用餐的,因为这里的卫生状况太差了,环境和餐具等都是脏兮兮的,大只大只的苍蝇围着你飞来飞去,多得几乎随手可抓……我们点了几道普通的菜,各人吃了一碗饭,简单地填饱肚子就离开继续上路了。

黑龙江流域早在唐朝中后期就曾归入中国版图成为中国一大内河,后成为辽国疆域,至
元朝再次被纳入中国领土范围内,成为元朝内河。清朝咸丰年间,在沙俄的武力威迫之下,清朝政府与沙俄政府签订了《瑷珲条约》和《北京条约》,把中国黑龙江以北、乌苏里江以东约100万平方公里的土地正式划归俄国;俄国十月革命后,当时的苏联领导人列宁曾想取消沙俄时期与中国签订的一切不平等条约,但到那个死大林接任后,却背信弃义,不但没有归还我国这部分领土,还软硬兼施地诱迫蒋介石让我国的外蒙古地区独立了。2004年,
中华人民共和国和俄罗斯联邦签署最后边界协定,中国方面放弃了自19世纪中叶被俄国夺取的大量土地的主权要求,以及主权具有争议的江东六十四屯,将两国国界以黑龙江为基本界限划清。呜呼哀哉!!!

下午约6点,我们到达黑山头。黑山头是隶属额尔古纳市的一个小镇,
曾经记录了蒙古族的显赫历史, 当年成吉思汗铁马金戈,
曾在这里威风凛凛地碾过……这里是根河和得尔布尔河注入额尔古纳河的入口交汇处,也是大兴安岭和呼伦贝尔草原的分界点,北面是了无人烟的茫茫林海,南面是芳草凄凄的辽阔草原。黑山头镇西北约5公里处,有一座古城,曾经是成吉思汗的弟弟拙赤.哈撒尔亲王的居住地。由于时间的原因,我们赶不及去古城了。

我们4人商量后决定,虽然目前无法把失去的国土收回来,但我们也要把它拍回来,告诉国人和后代,希望在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之日能把失去的国土重新收回来!我们穿过树林,沿着上山小路向制高点红旗岭挺进。上山路最陡的地方有近60度,一些路段修建了木梯,其余是松散的石土或枯木枯叶。我们一边往上爬一边相互提醒和鼓励,赶上了比我们先半个小时上山的4位来自湖南的中年妇女,她们请了一位住在第一湾边上的护林人员带路,我们就和她们一起结伴往山上走。我一边走一边寻找最佳的角度和位置拍照,不小心踩到一块松脱的石头,向下滑了一下,左手掌背被树枝刮破了鲜血直流,幸好我随身带着创可贴,及时把伤口处理好。至今,我的左手掌背还留着长约3厘米的伤疤。为了把失去的国土拍回来,自己即使付出了血的代价,也是值得的!

游人一般不会在黑山头过夜逗留,造成了这里可住宿的地方只有那么两三家,而且条件不好。由于从黑山头到额尔古纳市的道路在修不通车,再由于从黑山头到满洲里还有4、5小时的路程,况且是在一望无际、人烟稀少的大草原上赶夜路,所以我们也无奈地选择在此过夜了。在镇政府对面找到一家“新镇旅馆”(联系电话13474933307),是一个农家小院,前有水泥空地,后有菜园,只有老板夫妇和其父母老人,其女儿在外读大学;房间还算干净,有电视,客厅有电脑上网,最让人不顺心的是不能提供洗浴,连刷牙、洗脸也只提供很有限的水,让我们又“干蒸”了一晚。

我们克服重重困难,气喘喘地终于登上了俯瞰黑龙江第一湾的红旗岭制高点。发源于洛古河的黑龙江,流到此地突然转了一个360度的大弯,就象一个大大的欧米嘎字母。此时,面对眼前的景物,我的心情又复杂了起来……制高点的悬崖边,有一块巨大的石头正对着第一湾高高屹立着,型如一位威风凛凛的古代将军,长年累月地保卫着神圣的国土!

本次旅途的照片在我的博客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