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88阿曼7月的原油和凝析油产量已经上升至了3024万桶,如果原油库存意外增加或使得油价短线看跌

受美加贸易取得进展的影响,美元出现了明显的回落。尽管美国8月谘商会消费者信心指数大幅好于预期,这使得美元收复了部分失地,但美布两油都处于微涨的状态。与之形成对比的是中国INE原油日内跌幅一度接近1%,这主要是人民币走强所导致的。不过随着中国冬季原油需求回升,油价仍存在一定的回升空间。日内聚焦EIA,如果原油库存意外增加或使得油价短线看跌。

受美联储官员埃文斯鹰派言论的影响,美元出现了持续上行的走势,并收回96关口,这使得以人民币计价的INE原油出现了加速下行的走势。同时中美贸易紧张局势仍在加剧,进一步削弱了市场对于原油需求的信心,再加之加拿大原油大幅折价的影响,INE原油跌破了515关口,并有进一步下行的可能。

ca88 1

ca88 2

API数据不及预期令油价小幅承压,日内聚焦EIA

阿曼原油出口增加

周三凌晨,美国石油协会(API)数据显示,原油库存意外增加3.8万桶;汽油库存增加2.1万桶;精炼油库存增加98.2万桶;数据公布后,美油短线走低。

阿曼油气部门月度报告显示,阿曼7月的原油和凝析油产量已经上升至了3024万桶,平均产量达到了97.55万桶/日。

知名金融博客零对冲表示,美元上涨施压油价下跌,API数据显示原油库存全线增加,进一步打压油价走低。市场正从美墨达成自由贸易协定的兴奋之情中回归,投资者担心周三的原油库存会录得增加,而不是此前预期的小幅下降。

2018年7月阿曼的原油的出口量已经达到了2408万桶,平均出口量为77.68万桶/日。

日内聚焦EIA,普氏能源表示,截至8月24日当周,预计美国EIA原油库存将减少100万桶,预计美国EIA汽油库存将减少16万桶,预计美国EIA精炼油库存将增加170万桶。

其中中国进口了阿曼原油7月出口总量的83.51%,较之6月下降0.04%。相比较而言,日本的阿曼原油7月进口量上升了2.3%。

人民币走强限制INE原油涨势

总体而言,韩国以及缅甸原油需求的回归也促进了阿曼原油出口的增加。

周一早些时候美国和墨西哥北美自贸协定的努力取得了突破,就修订后的协定初步达成一致,这使得市场对于贸易纠纷的紧张情绪明显回落,使得美元跌破了95关口。这也为加拿大重新加入谈判打开了大门,这是在更新协议方面向前迈出的重要一步。

2018年7月的原油价格较之6月出现了明显的回落,其中迪拜商品交易所的阿曼7月原油期货合约的平均价格较之6月下跌了0.6%。

此外美国财政部长努钦也称,预计与加拿大的贸易谈判不会出现很多问题,希望本周能与加拿大达成贸易协定。加拿大总理办公室当地时间周二在一份声明中也表示,加拿大总理特鲁多与美国总统特朗普就北美自贸协定进行了建设性会谈。

除了OPEC以及非OPEC产油国产量增加外,利比亚重新开放了部分遭到封锁的港口也提高了市场对于原油供给增加的预期,这也是使得油价出现一定回落的重要因素。

受此消息影响,美元自从8月15日触及逾一年高点以来已经下跌了2%以上。美国总统特朗普此前指责美联储在美国政府试图刺激经济之际却不断升息也是使得美元出现持续回落的重要因素。这使得以美元计价的国际原油出现了反弹。

中国天然气进口显著增加,对原油替代作用加强

ca88 3

尽管7月中国的进口量略有提升,但总体幅度有限。数据显示,2018年内前7个月中国的原油进口量为898万桶/日,较之去年同期上涨了5.6%。与此同时,包括管道天然气以及液化天然气在内的天然气进口量则同比增加了28.3%,至738万吨。

中国原油期货今日小幅收跌,收于508.5元/桶,日内跌幅0.9%。而美油则收于67.56美元,小幅上涨0.01%。这是因为自24日央行正式宣布人民币对美元中间价报价行重启“逆周期因子”后,人民币中间价两日累计涨幅已达658基点;28日,中国人民银行授权中国外汇交易中心公布数据显示,人民币兑美元中间价报6.8052,较上一交易日大幅上调456点,这一涨幅也创14个月来新高,这都在一定程度上限制了中国INE原油的涨幅。

2017年初的时候中国发改委表示,2015年中国天然气占能源消费比重是5.9%,根据的《能源“十三五”规划》,“十三五”时期,天然气消费比重力争达到10%。

ca88 4

分析人士认为2020年中国天然气消费量预计达到3100亿方以上,年均增速10%以上。这意味着中国在未来还将进一步扩大对于天然气的进口需求,这将在一定程度上抵消对于原油的进口,使得油价承压。

OPEC联合监督委员会或额外举行会议,但伊朗依然稳坐冷板凳

2017年中国的原油进口量首次超过美国,达到了840万桶/日,而同期的美国仅有790万桶/日,随着美国页岩油革命的出现,进一步确立了中国世界最大原油进口国的地位。

OPEC和非OPEC联盟计划在9月23日监督委员会会议前举行额外的会议。

从进口来源看,2017年中国进口原油中有56%来源于OPEC国家,尽管较之2012年峰值67%出现了明显的下降,但是仍占据原油进口总量的一半以上。不过随着中美贸易摩擦加剧,中国减少了对于美国原油的进口,尽管市场预期中美贸易的不断升级将会导致中国原油需求出现大幅回落,但是从短期来看,中国的原油需求依然旺盛,因此短时间中国仍将面临着原油供应短缺的风险,这可能会进一步推动中国天然气的进口,进而施压油价。

OPEC和非OPEC产油国计划在9月23日举行监督委员会会议,但是在此之前,这些产油国商量将在9月11日额外举行一场会议,从而出台一个新的产量计划。

数据显示,目前中国天然气消费结构中,发电仅占14.7%。这一占比远低于世界其他主要国家水平。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