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88拥有智库数量达到435家,首批10家左右国家高端智库也基本确认

摘要:中国智库竞赛 《财经》记者 吴珊 中国高端智库计划正在落地。
《国家高端智库管理办法》和《国家高端智库经费管理办法》的征求意见稿已下发。首批10家左右国家高端智库也基本确认,将择期公布和授牌。
首批入选机构将涵盖社科院系统、高校系统、人大系统、社…

全球智库报告2016:中国智库数量世界第二

  中国智库竞赛

日前,由美国宾夕法尼亚大学智库研究项目研究编写的《全球智库报告2016》在京举办发布会。《报告》
显示,2016年全球共有智库6846家,其中北美洲智库数量最多,拥有1931家;美国是世界上拥有智库数量最多的国家,有1835家。中国依然是世界第二智库大国,拥有智库数量达到435家。英国和印度智库数量位列中国之后,分别拥有288家和280家。

  《财经》记者 吴珊

随着信息时代和知识经济时代的来临,全球化进程不断加速,当今世界的国际竞争已经不仅仅体现于经济、科技等“硬实力”的竞争,以思想、观念、文化和智库等为核心的“软实力”竞争已越来越受到重视,而作为创新思想的源泉,智库正成为各国“软实力”竞争的新焦点。

  中国高端智库计划正在落地。

根据《报告》显示,2016年全球共有智库6846家,欧洲拥有1770家,亚洲紧拥有1262家。在国家排名中,英国和印度智库数量位列中国之后,分别拥有288家和280家。
2016全球智库综合排名榜单175强中,美国的布鲁金斯学会蝉联榜单首位,同时有9家中国智库入选,分别是: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中国社会科学院、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上海国际问题研究院、北京大学国际战略研究院、中国与全球化智库、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

  《国家高端智库管理办法》和《国家高端智库经费管理办法》的征求意见稿已下发。首批10家左右“国家高端智库”也基本确认,将择期公布和授牌。

国务院参事室交流合作司司长孙维佳指出,未来要不断提升中国智库的全球影响力,不但要在国际智库发展大格局中提高站位,还要在国际话语体系中积极发挥作用。

  首批入选机构将涵盖社科院系统、高校系统、人大系统、社会智库甚至媒体等。

据介绍,该《报告》是由詹姆斯·麦甘博士领衔的美国宾夕法尼亚大学TTCSP项目连续第十年为全球智库进行综合评价的权威报告,分别于美国华盛顿战略、纽约等全球60多个国家、86个城市同时发布,是国际上一年一度最权威和最有影响力的全球智库报告。

  接近决策的人士介绍,未来这些智库可能归属中宣部社科规划办管理,各省也可能建立同类机构。

  此时,距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联合印发《关于加强中国特色新型智库建设的意见》(下称《智库建设意见》)仅过去五个月。

  按照《智库建设意见》规划,中国未来将重点建设50个至100个专业化高端智库,并决定支持中央党校、中国科学院、中国社会科学院、中国工程院、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国家行政学院、中国科协、中央重点新闻媒体、部分高校和科研院所、军队系统重点教学科研单位及有条件的地方先行开展高端智库建设试点。

  根据《智库建设意见》要求,各省区市也酝酿或已出台各自的智库建设实施办法。

  在2007年中共十七大报告中,首次出现了“发展思想库的重要性”论述。至十八届三中全会时,更将智库发展提到国家战略高度,提出要建设“中国特色新型智库”。

  “今年确实是中国智库发展重要的一年。”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信息部副部长姜春力表示。

  量大而质不优

  智库,英文称“ThinkTank”,即智囊机构,也称“思想库”。与一般学术研究机构、咨询公司不同,智库是对制定公共政策有影响力的专业组织。

  今年1月,宾夕法尼亚大学詹姆斯·麦甘主持完成的《全球智库报告2014》发布,中国共7家智库入围“全球顶级智库前150位”,分别为中国社会科学院、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北京大学国际战略研究院、上海国际问题研究所和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

  其中,排名最高的中国社会科学院位列全球第27位。而美国布鲁金斯学会、英国皇家国际事务研究所、美国卡内基和平基金会等分列全球顶级智库前十。

  根据报告统计,目前全球共有6681家智库,其中美国1830家,中国429家。

  就数量而言,中国智库仅次于美国,排名全球第二。“但深入了解中国的决策流程和背景便会清楚,大部分在国外榜上有名的中国智库,其实还没有成为决策者不可或缺的参谋助手。”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特邀研究员、国务院研究室综合司副司长范必说,传统研究院所转化而来的智库,很难抛开隶属关系进行独立研究。在很多上级机关眼里,他们主要是诠释政策,还不是提供决策备选方案的智囊。

  “中国开始重视智库作用,主要背景还是2008年的金融危机,在金融危机的判断上,很多专家都出了错,所以高层领导就觉得智囊体系需要加强。”清华大学公共管理学院教授朱旭峰说。

  《智库建设意见》还指出,“具有较大影响力和国际知名度的高质量智库缺乏”,“参与决策咨询缺乏制度性安排”,“智库建设缺乏整体规划,资源配置不够科学,组织形式和管理方式亟待创新,领军人物和杰出人才缺乏”。

  中国社会科学院原副院长李扬按照影响决策的能力,将中国智库划分为几大圈层:最核心是中国各级党和政府的研究部门,它们介于学界与政府管理部门之间,在项目获得和研究成果使用上最直接;外圈为社科院、中科院、工程院系统,其研究的课题更具长期性和战略性;第三圈为高校智库,更偏向学术研究;最后一个圈层为各类民间智库。

  一直以来,体制内智库拥有特殊的地位,比如中国社科院、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都是全额拨款正部级事业单位,由国务院直接领导,各地方也有相应的政府发展研究中心。

  位于北京建国门内大街5号的中国社科院,其选址就透露出优越性。自明代起,这里就是开科取士的贡院所在地,翰林院紧邻于旁。“翰林院就是智库,应当说,智库功能古已有之,现在要借鉴国际经验与时俱进。”李扬说。

  而中国社科院拥有影响政策和舆论的特有方式和渠道。据李扬介绍,“我们的研究所和研究人员参与各个层级的国家政策制定,我们的上报系统会有好多种报告送往最高决策层,最重要的报告只送给少数人看。”

  社科院还会参与到很多政府决策过程,包括每年的全国“两会”政府工作报告,每年的党代会、每年的中央经济工作会以及诸如五年规划等国家战略研究等,都有社科院的人参加。社科院有些研究所本就对应着国家政府部门而设,其联系渠道更多更直接。

  体制内挑战

  也正是由于地位特殊,体制内的智库面临尾大不掉的挑战。

  “智库未来的改革和发展,难点在体制内智库。”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研究员方晋在“第四届全球智库峰会”上表示“它们要破除体制机制上的障碍,即在用人制度、激励制度上做出改革。”

  李扬也认为,中国社科院现有的体制机制限制了智库功能的发挥。“研究所这一社科院研究资源的基本组织形式,并不是按照发挥智库功能的方向设置的。”

  社科院下属研究所的组建主要有三条路径:与各人文社会科学相对应的学术研究型;对应政府行政管理架构组建;由党和国家领导人根据国家社会经济发展和外交事务需要而倡导组建。

  “这三类研究所最终都会努力向学术型研究所的方向发展。”李扬说。原因很简单,诸如编制确定、职称评定、课题立项、职务升迁、经费拨付、参加国内外会议,乃至社会影响等等,都是以学科发展和学术研究为基本依据。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