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受关注的则是适时增加教育、房贷利息、养老等专项扣除项目,专项附加扣除直接针对教育、医疗、养老等百姓生活支出

摘要:仅靠提高个税起征点(下称个税)就想体现公平已经不可能实现。第一财经记者多方了解到,新一轮个税改革的方案意在建立综合与分类相结合的个税税制,最受关注的则是适时增加教育、房贷利息、养老等专项扣除项目,从而降低中低收入者的税负。
现在个税一刀切的…

税收在国家治理中具有基础性、支柱性、保障性作用。专项附加扣除是一项全新的制度,意义重大。在看到专项附加扣除促进减税和社会公平的同时,更应该看到这项新税制将在推进国家治理现代化中发挥重要作用。个税专项附加扣除的实施,使百姓需要密切关注自己应该如何依法扣除、依法纳税,参与到国家的税收运行之中

  仅靠提高个税起征点(下称“个税”)就想体现公平已经不可能实现。第一财经记者多方了解到,新一轮个税改革的方案意在建立综合与分类相结合的个税税制,最受关注的则是适时增加教育、房贷利息、养老等专项扣除项目,从而降低中低收入者的税负。

10月19日,财政部、国家税务总局公布《个人所得税专项附加扣除暂行办法》。《办法》一经公布,成为周末刷屏新闻热点,显示出社会对专项附加扣除的高度关注。这主要是因为,同提高基本减除费用标准相比,专项附加扣除直接针对教育、医疗、养老等百姓生活支出,与人民群众生活更加密切相关。

图片 1

今年8月份,十三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五次会议表决通过了关于修改个人所得税法的决定,完成个税法第七次大修。新个税法最引人关注的两大亮点是提高了“起征点”和增加了专项附加扣除。

  “现在个税‘一刀切’的做法尚欠公平,我希望以后个税能按家庭征收,考虑到抚养孩子、偿还住房贷款等因素,税率适当降低些。”在上海工作的刘文(化名)日前接受第一财经记者采访时算了一笔账,“我每月交四五百元的个税和社保费用后,实际到手的工资也就6000多元,这笔钱要用来还近6000元的房贷,养孩子每个月要花1000多元,最近妻子又处于半失业状态,整个家里收入只够日常生活,压力很大。”

每次个税改革前,提高“起征点”呼声都颇高,有一些官员或学者会出来表示只提高“起征点”并不公平,应该更加重视发展综合税制,考虑个人负担差异。在改革尚未落地的时候,这些观点不太容易理解,但在措施出台时,改革思路和用意就较为清晰地呈现出来。

  正在推进中的个税改革很可能实现刘文的期盼。财政部前部长楼继伟在今年全国两会上曾公开表示,个税改革方案已经提交国务院,计划将综合与分类相结合的个人所得税法的草案提交全国人大审议。

专项附加扣除为何称为“附加”?就是计算个税时在扣除“起征点”、个人普遍支出的“三险一金”等之后,进一步考虑不同个体、家庭的生活支出,包括对教育、医疗、住房、养老等。通过比较可以看出,仅靠提高“起征点”,可以起到减税的效果,但未考虑纳税人的重要生活支出差异,容易造成纳税人之间的实际税负不均衡。

  个税抵扣涉及多个领域

在以前的分类税制下,按照纳税人的分类收入征税,并不是按照纳税人的总体收入征税,没法衡量综合收入水平,因此就无法从总体上考虑个人负担的差异性。这次个税改革,建立起综合与分类相结合的个税制度,专项附加扣除也就水到渠成。

  中共十八届三中全会明确强调,增加低收入者收入,扩大中等收入者比重。这体现在当前的个税改革上,就是降低中低收入者个税税负,这也是历年个税改革一直在做的。

子女教育、继续教育、大病医疗、住房贷款、住房租金、赡养老人,这些支出事关民生,个税对此作出相应扣除的规定,可谓直击“痛点”。比如,很多家庭一旦有成员身患大病时,虽然有医保、商业保险的保障,但还需支付其他很多费用,很可能会因此陷入困顿。个税法的新规定,使得税收和医保等制度共同发力,为百姓生活提供有力保障,促进了社会公平。

  2006年,个税工资薪金起征点由800元提至1600元,并在税前扣除“三险一金”(基本养老保险费、基本医疗保险费、失业保险费和住房公积金);2008年,个税起征点进一步提至2000元;2011年,个税起征点提至现行的3500元,同时工资薪金所得9级超额累进税率缩减至7级,月薪四五千元的工薪阶层基本不用缴纳个税。

征求意见稿引起强烈反响的另一个重要原因是这次规定的扣除范围广、力度大,超过社会预期。专项附加扣除固然意义重大,但如果仅规定“隔靴搔痒”式的扣除范围和标准,那就只是做做“样子”。征求意见稿充分考虑了百姓的实际支出情况,扣除力度之大和减负效果,不亚于提高“起征点”。

图片 2
数据图表。

比如,有学者经过比较研究指出,教育方面的专项附加扣除,美国、加拿大等发达国家此类扣除金额占社会平均工资的比例在5%—15%之间,征求意见稿中子女接受学前教育和学历教育的相关支出扣除标准,相当于人均工资水平的19.2%。

  此次个税改革将不再采取简单提高个税起征点的方法,因为这种“一刀切”的方法显然尚欠公平。以刘文目前的处境为例,由于妻子工作不稳定,家庭主要收入就是他6000多元的月薪,抚养孩子和还房贷的压力很大。但当前个税制度没有考虑整个家庭的具体情况,包括住房贷款、抚养孩子等成本。

税收在国家治理中具有基础性、支柱性、保障性作用。在看到专项附加扣除促进减税和社会公平的同时,更应该看到这项新税制将在推进国家治理现代化中发挥重要作用。以往百姓虽然知道自己通过单位缴纳个税、购买商品中含税,但基本上超然于税收治理之外。个税专项附加扣除的实施,使百姓需要密切关注自己应该如何依法扣除、依法纳税,参与到国家的税收运行之中。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