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于来到西华一个偏僻的连队,为何要二拜龙门

2006年12月16日,平生第三次到西华。

2002年11月第一次带学生去拜龙门。今天,与天涯社区儋州版网友第二次去拜龙门。为何要二拜龙门?原因有四:

第一次去西华是1991年春节.一姓曹的女同事认我的好友谢某为弟弟,盛情邀请,于是正月初六,与谢某几人从老家加乐村出发,带上一只近12斤的大公鸡作为礼品,转了几趟车,由手扶拖拉机到中巴车,再到摩的,终于来到西华一个偏僻的连队。连队的名字好像是红海队,反正现在记不太清,只是记得住的是一幢幢按统一规格建筑的瓦房,室里不算宽敞,但前水后山的,很是舒适,也符合今日所提倡的“人与自然和谐相处”的人居环境建设理念。

一是石奇:先到灯塔下面的兵马角湾,未下崖岸,立于崖边,就开始为崖之悬而叹。在高高的崖岸下面,是一弯如农历初三月般的白沙滩,沙滩所围,就是千姿万态的岩石,大大小小,方方圆圆,不规则地分布在岩岸与海水之间,绵延达数公里之远,粗略看去,乌黑一片,与蓝色的海水形成鲜明对比。

所谓前水,是连队面前的是一条小溪,水不多,沟很深,水清澈透明,可以看到小鱼虾在水里自由穿梭。沟很深,为方便出行,人们就在沟坎上建了一座水泥小桥,小桥建筑年代不详,桥面两边的栏杆都已横七竖八,桥下的护桥围壁长满成片的青苔。

历尽艰辛下到崖下,却迎面就见到一高度估计达达5米的立着的片石,它立于一块横卧着如大船甲板的大黑石上,黑石状如飞奔的一只大鱼,前后显长,左右却非常薄,两块石头的结合,叫人不由想起一艘在强风鼓动着的大船立帆,正意气风发地前行。看着就非常震惊,这一片石在上次来时都没看到,从别人拍摄的龙门景点图片中似乎看过,但印象不深,一睹真容后,发现它几乎从每一角度拍摄都是一幅绝美的作品,不同时刻透出的不同天地背景,更能显示它各种不凡的英姿。

步行过小桥,在一片长满野草的小草坪上,一群黄牛自由自在地徜徉,或吃草,或追逐、嬉戏。回头看小桥静静地躺着,夕阳下,远处一排排瓦房和近处的小桥栏杆边缘都染着一色金黄的光圈。恍忽间,感觉自己就到了几千年来中国文人津津乐道的桃花源般的仙境了。如此第一次,对西华的印象就很好,毕竟是俗人,偶尔邂逅仙境,谁能免俗而不向往呢?

二是物丰:在兵马角湾,四散的20多个网友,分布在各种形态的礁石上探奇寻胜,忽然有女网友大喊一声:“海踅,哎!海踅,快来呀!”大家赶过出,手到擒来,原来是一只长约15厘米、重达一两以上的大海踅。三个钟头过去,在几个崖壁小湾转悠下来,我们中的许多人都有了收获,前后捉到大大小小的海踅总重近一市,。听说现在市场上可卖到120元一斤。

大约在1993年夏日,有个机会到西华场部去,就又去了,因是专车,直去直来,内容就很简单,不过是在一同乡家里吃了一顿午饭。记得他在当地税务部门任职,家境略好,所以有鱼有肉的,又配有当地种的很少有化学污染的各种蔬菜,口感很好。吃了饭就走,车子从学校面前经过,有高高的围墙,围墙里是一排排整齐的树木,心里就想,培养出如此整齐的树木,十年树木,百年树人,想必西华人也能培养出规规矩矩的西华子弟的。

海湾礁石之间的空地上有许多当地村姑或村妇在挖沙虫,近前搭话,看了看她们装载沙虫的篮子,可见里面的沙虫个头很大,一问,可卖出20元一斤。

2006年底,有网友倡议每个周末对儋州某一地进行田野文化考察,号为“周末文化寻访”。随后身体力行,纠合了几个人,走访之后,又是图片,又是文字在网上陆续发表,因为图文并茂,深受欢迎。于是我也随同一群“天涯社区”网友在12月16日走访西华。

回到小镇市场上买海鲜准备午饭,可见有重达一斤以上的活鱿鱼,有儋州俗称的“猪鱼”,经过饭店厨师的加工,端上桌来,嗨,味道好极了,不到十分钟,碟里看到的只剩鱼头和骨架。三是沙肥:火山灰挟杂细腻的白沙,像读高中时母亲从家里带到县城给我补充营养的芝麻粉杂陈着糯米粉,令我不由自主地捧起来端祥,温存地抚摸着。有网友的老家就在附近的小王村,他告诉我,带点回那大用来养花最好了,我信。

8点半前后,网友玄珠、黑马、万仔、儋州的风、儋州调声、吾情未了等终于集齐,就坐进小车、摩托齐头并发。先西培,又大成,约40分钟后,就来到进入西华场部的路口,俗称“西华叉”。西华网友“记忆不新”格外的盛情,早就使唤一辆皮卡车候在路口正中,只等我们到来。大家兴奋得大呼小叫,换了车,昂昂扬扬地进入西华场部。

四是人能:在海湾的沙岸上停有许多小船,号称小舢舨,或斜着或仆着,有人正用船底漆涂抹船底木块之间的漏缝,一个健壮的黑脸中年汉子在旁边休息,我以为干活的是雇工在修船,就问他是哪里人,他说是附近一个叫新坊村子的。他不是雇工,是在修自己的船,他们整个村子不是姓陈就是姓梁,由于田少不够耕作,就以捉鱼为生,因海岸多石不便停靠大船,就造小舢板以方便出入,经常捉点“小海鱼“(近海的小鱼虾螃蟹什么的)卖到那大和海口等城市,以贴补家用。

阔别13年的西华给我的印象宛若新人,近半个月的阴雨天气,使进入场部的红泥公路极是泥泞。约摸行车15分钟后,经过一座水泥桥,就看到一条亮亮丽丽的水泥大街,街很直,宽阔而平整,两边是花栏、绿树、路灯。想必晚上也同城里有路灯的大街一样,给人无限的光明和温馨。

硬如铁的黑石头连绵成片,在夹缝中挤着找食物的龙门男人和女人,面部黑言语却轻柔,男人健壮,女人健美。生命和活计就这样在平平淡淡中延续和展开。从他们平静的面容中,我感到自己的局促和渺小,因为,假如我也出生在这个海岸,我能有他们活着的勇气吗?确切地说,我不知道,或者不敢肯定,但有一点我非常清楚,那就是敬佩他们。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