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今年的监管工作划下重点,为今年的监管工作划下重点

  2017年将末。截至目前,保监会官网已公布36张监管函,较去年增加一倍有余。在许多市场参与者眼中,今年可谓“史上最严监管年”。

五大关键词 读懂保险业“最严”监管年

  面对保险市场乱象,监管方采取了哪些措施?监管重心落在何处?中新社国是直通车梳理出五大关键词,为今年的监管工作划下重点。

王恩博

  组合拳

2017年将末。截至目前,保监会官网已公布36张监管函,较去年增加一倍有余。在许多市场参与者眼中,今年可谓“史上最严监管年”。

  近几年中国保险业规模不断壮大,但风险也在潜滋暗长。

面对保险市场乱象,监管方采取了哪些措施?监管重心落在何处?中新社国是直通车梳理出五大关键词,为今年的监管工作划下重点。

  例如,少数保险公司发展模式激进,资产与负债严重错配,存在较大流动性风险隐患;部分保险公司治理结构不完善、内控制度不健全;一些保险机构盲目跨领域跨市场并购,个别保险资管产品多层嵌套,极易产生风险交叉传递等。

组合拳

  在监管层看来,保险业存在的突出风险和问题,既有部分保险机构急功近利、贪快求全等因素,也暴露出行业改革探索经验不足。保监会副主席陈文辉曾直言,多重因素共振、多种风险交织加大了保险业风险防控的难度。

近几年中国保险业规模不断壮大,但风险也在潜滋暗长。

  面对这一局面,保监会今年打出一套组合拳,密集出台了名为“1+4”的一系列文件。其中,“1”指的是总体监管思路,“4”指的是四个领域的落实,即防风险、治乱象、补短板和支持实体经济发展。官方还针对市场乱象及监管体制内部问题进行了一系列具体部署,并开展多个专项整治行动。

例如,少数保险公司发展模式激进,资产与负债严重错配,存在较大流动性风险隐患;部分保险公司治理结构不完善、内控制度不健全;一些保险机构盲目跨领域跨市场并购,个别保险资管产品多层嵌套,极易产生风险交叉传递等。

  一记记监管重拳正逐渐厘清保险业定位和发展方向。数据显示,前三季度,全行业共实现原保险保费收入逾越3万亿元(人民币,下同),同比增长21.01%。在防风险方面,保险公司综合充足率和核心充足率亦显著高于偿付能力达标线。

在监管层看来,保险业存在的突出风险和问题,既有部分保险机构急功近利、贪快求全等因素,也暴露出行业改革探索经验不足。保监会副主席陈文辉曾直言,多重因素共振、多种风险交织加大了保险业风险防控的难度。

  监管利齿

图片 1

  早在年初,保监会高层便放出“狠话”,保险监管要“长出牙齿”。

中新社发 耿国庆 摄

  牙齿的锋利体现在处罚的力度。仅上半年,保监会通过企业自查和专项检查整治市场乱象,其中自查发现问题超过1000个,涉及金额近千亿元,同时加大惩处力度,对超过300家保险机构开出罚单。

面对这一局面,保监会今年打出一套组合拳,密集出台了名为“1+4”的一系列文件。其中,“1”指的是总体监管思路,“4”指的是四个领域的落实,即防风险、治乱象、补短板和支持实体经济发展。官方还针对市场乱象及监管体制内部问题进行了一系列具体部署,并开展多个专项整治行动。

  在维护消费者合法权益方面,保监会连续三年开展
“亮剑行动”,截至10月底共处罚保险机构157家、罚款2540.7万元,处罚个人254名,罚款827.65万元。

一记记监管重拳正逐渐厘清保险业定位和发展方向。数据显示,前三季度,全行业共实现原保险保费收入逾越3万亿元,同比增长21.01%。在防风险方面,保险公司综合充足率和核心充足率亦显著高于偿付能力达标线。

  时至年底,监管层持续释放强监管信号。保监会副主席黄洪近期公开表态,保险监管要“长牙齿”,不能只说不做,要敢于作出不同于市场的独立判断,而不是被市场的意志所左右。要敢于质疑,能够说“不”,拒绝监管上的“父爱主义”,提高依法监管的能力。

监管利齿

  在高压监管的大背景下,也有专家提醒,监管操之过急同样可能引发风险。相关方面应着眼于制度建设,夯实长期有效的行业风险防范机制。

早在年初,保监会高层便放出“狠话”,保险监管要“长出牙齿”。

  监管层对此亦有打算。保监会此前发布的《偿二代二期工程建设方案》明确提出,计划用3年左右时间,通过完善监管规则、健全运行机制、加强监管合作,进一步推动风险导向的偿付能力体系扎实落地和全面升级。

牙齿的锋利体现在处罚的力度。仅上半年,保监会通过企业自查和专项检查整治市场乱象,其中自查发现问题超过1000个,涉及金额近千亿元,同时加大惩处力度,对超过300家保险机构开出罚单。

  保险姓保

在维护消费者合法权益方面,保监会连续三年开展
“亮剑行动”,截至10月底共处罚保险机构157家、罚款2540.7万元,处罚个人254名,罚款827.65万元。

  保险“姓”什么,决定了它的基本属性和责任担当。

时至年底,监管层持续释放强监管信号。保监会副主席黄洪近期公开表态,保险监管要“长牙齿”,不能只说不做,要敢于作出不同于市场的独立判断,而不是被市场的意志所左右。要敢于质疑,能够说“不”,拒绝监管上的“父爱主义”,提高依法监管的能力。

  在监管层看来,保险必须“姓保”,这意味着它要充分发挥分担风险和补偿损失的保障功能,成为国家发展的稳定器,成为人民生活的保障器。

在高压监管的大背景下,也有专家提醒,监管操之过急同样可能引发风险。相关方面应着眼于制度建设,夯实长期有效的行业风险防范机制。

  保险在养老保障上发挥着不可替代的作用,尤其在步入老龄社会的中国,其角色更加重要。据预测,2050年中国老年抚养比将由目前的2.8:1达到1.3:1,养老保障压力继续加大。

监管层对此亦有打算。保监会此前发布的《偿二代二期工程建设方案》明确提出,计划用3年左右时间,通过完善监管规则、健全运行机制、加强监管合作,进一步推动风险导向的偿付能力体系扎实落地和全面升级。

  根据国际经验,一国养老保障体系通常有三大支柱:其一由政府发起并承担责任;其二由企业发起,企业和职工共同缴费;其三是个人自愿建立的养老计划。
但在中国,这一结构并不完善。

保险姓保

  保监会人身保险监管部主任袁序成表示,目前中国基本养老保险“一支柱独大”,个人商业养老保险替代率水平不足1%,三支柱合计替代率水平距发达国家平均水平差距不小,远不能满足民众养老需求。

保险“姓”什么,决定了它的基本属性和责任担当。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