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88:的税延养老保险迎来发展,税延型养老保险曾被寄予推进多层次养老保险体系建设的厚望

  来源:蓝鲸新闻

时代财经APP记者 柳军

  蓝鲸保险 李婷

ca88 1

  2017年,保险业在回归路上持续加码保障,一直以来,“只闻楼梯响,不见人下来”的税延养老保险迎来发展。2017年7月4日,国务院办公厅印发《关于加快发展商业养老保险的若干意见》明确,2017年底前启动个人税收递延型商业养老保险试点。

图片来源:pexels

  然而,直至2018年伊始,税延养老险试点仍未公布。尽管此前,保监会及保险公司相继表态,“保险业已基本做好税延养老险试点的准备工作”,但“发令枪”却迟迟未响,原因何在。作为税收优惠系列的税延养老险,落地能否带来期待中的效果,成功激发市场潜力,似乎也有所存疑。看来,“呼之不出”税延型养老保险仍需继续“披荆斩棘”。

税延型养老保险陷入了瓶颈期。

  “老问题”依旧,税延养老险试点落地有难题

作为发展养老金体系第三支柱的重要支点,税延型养老保险曾被寄予推进多层次养老保险体系建设的厚望。根据财政部、人社部、证监会等六部委发布的《关于开展个人税收递延型商业养老保险试点的通知》,自2018年5月1日起在上海市、福建省和苏州工业园区实施个人税收递延型商业养老保险试点,试点期限暂定一年。

  从2007年税延养老险政策讨论启动,如今进入第11个年头,却依然没有真正落地,可谓“颗粒无收”。无论是产品的设计难度,还是部门协调难度,似乎都成为拖慢税延养老险进度的因素。直到去年7月,国务院印发《关于加快发展商业养老保险的若干意见》,意见明确敲定时间表,2017年底前启动个人税收递延型商业养老保险试点,并支持符合条件的商业保险机构积极参与个人税收递延型商业养老保险试点。

按照当时的部署,试点结束后,将有序扩大参与的金融机构和产品范围,将公募基金等产品纳入个人商业养老账户投资范围。

  随后,“一石激起千层浪”,市场积极解读,千亿增量保费的预期,保险业却深知背后的“不易”。与此同时,“前车之鉴”亦被保险业专家屡屡提及。2016年,同样搭乘税收优惠政策的税优健康险先行起航,在全国31个试点城市启动。一年下来,税优健康险试点之路却略显“坎坷”,保监会2017年公布数据显示,税优健康险试点一年多,实收保费仅1.26亿。

不过,目前试点期限已经结束,税延型养老保险并未取得预期效果。

  “税优健康险面临的相关问题尚未解决,税延养老保险很难落地”,中央财经大学保险学院学术委员会主席郝演苏对蓝鲸财经表示。其表示,税优健康险“叫好不叫座”,为何连推出此项政策的财政部、国家税务总局和保监会三部委符合纳税资格的公务员都未投保,背后原因值得深思。确实,无论从产品设计、产品销售、产品服务多元化等各方面,税优健康险的“小坎坷”让业内看到了难题。

“政策初期,大家都过于强调税收的激励作用。”中国社科院世界社保研究中心研究员孙永勇在接受时代财经采访时表示,实际上,若结合企业年金的推广经验来看,税收的激励作用并不大,税延型养老保险在相当长一段时间里,覆盖率不会太高。

  “一定程度上看,税优健康险略显‘没有诚意’”,一业内人士对蓝鲸财经表示,在其看来,一方面每年2400元的抵税额,让买方没有积极性;另一方面税优健康险对保险公司要求十分苛刻,让卖方没有开发和销售的意愿。

建立养老金体系“第三支柱”

  “此前推出的税优健康险确实可以给我们一些经验教训”,南开大学卫生经济与医疗保障研究中心主任朱铭来对蓝鲸财经表示,从税务管理系统来说,必须要有一个较好的技术平台与保险产品之间有效对接。同时,值得关注,税延养老险和税优健康险还有所不同,税延养老险不是纳税绝对值的减免,而是延税。“这将对该平台的建设,提出更为复杂要求”,朱铭来表示。

中国目前已是世界上老年人口最多的国家。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截止2018年末,全国60岁及以上人口数量为2.49亿人,占总人口的17.9%。业内认为,随着出生于第二波婴儿潮(1962年~1978年)的人接近退休年龄,未来人口老龄化形势将更严峻。

  “失约”有端倪:跨部门协作,税收优惠效果、方向仍待斟酌

这意味着,人口老龄化将对养老体系带来巨大挑战。

  其实,此次税延养老险试点的“失约”早有端倪,12月中旬,市场分析人士就曾分析称,“税延型商业养老险试点的推出时间恐将继续推迟”。

尽管人社部数据显示,截至2017年底,全国基本养老保险覆盖人数已经高达9.15亿人,若减掉18岁以下人口数量,可以说基本养老保险覆盖面已趋于饱和。但问题是,作为第一支柱的基本养老保险只能“保基本”,以城镇职工基本养老保险为例,其替代率已从2000年的70%以上,降低至最近几年的45%左右。

  “延税型商业养老保险的推迟,已经不是第一次了”,上海财经大学金融学院金融保险所所长粟芳对蓝鲸财经表示,早在2009年,上海保监局就已开始准备将延税型商业养老保险在上海进行试点,但方案一改再改,直到现在,试点工作仍未展开。

不仅如此,如果不考虑财政补贴,城镇职工基本养老保险自2014年就开始出现收不抵支的情况,而且近年来收支缺口有扩大的趋势。

  可以看到的是,2017年以来,保险业已“整装待发”。保监会副主席黄洪在2017年6月曾表示,“保险业已经基本做好了税延养老险试点的准备工作”,11月,媒体报道,保监会下发通知,25家保险机构参加税延养老险座谈会,12月中下旬,太保寿险副总经理公开表示,已经做好相关销售和服务准备,可随时承接税延养老保险政策落地。

而作为第二支柱的企业年金和职业年金,发展形势也不甚乐观。尽管早在1991年,政策便已明确提出企业补充养老保险,并且于2004年出台了《企业年金试行办法》,但截至2017年底,全国2907.23万户企业中,建立企业年金的企业仅8.04万户,这一比例为0.3%。从参与企业年金的人数增长率来看,2016年增长1%,2017年仅增长0.3%,已经接近停滞了。

  那么为何税延养老险“失约”?对此,朱铭来对蓝鲸财经分析称,保险业、保险监管机关对税延养老险试点是格外重视的,做好充分准备,期待及早落地。但在国家财政税收层面,还有待进一步确认,比如额度,会不会造成税收“跑、冒、滴、漏”等一些纰漏。

湖南某大型民营企业人事经理此前向时代财经表示,现在建立企业年金的公司,基本集中在证券、银行、电力等盈利较多的垄断型行业,并且集中在上海、北京、广东等经济发达地区。正因为如此,企业年金也被坊间称为“富人俱乐部”。

  “保险和税收分别属于不同的监管部门,但税延型养老保险需要涉及两个部门协调,谁来跨部门合作?这就使得推出过程中存在很多困难”,粟芳分析称,与此同时,目前,个人所得税是按照工资薪酬所得代扣代缴,如果购买了税延型养老保险,如何把代扣代缴的税还给消费者;返还之后如果出现退保,之前返还的税是否又要退回去,这些细节问题同样成为困扰延税型养老保险无法顺利、正常开展的因素。

再看职业年金,中国虽然从2014年10月1日起实施机关事业单位工作人员职业年金制度,但业内普遍认为,从长期来看,即便职业年金实现全覆盖,也仅限于3000多万的机关事业单位工作人员。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