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腊债务危机会引起全球市场大波动、全球第二大货币欧元遭挤兑,这种避险的全球资产流动将会影响到多类资产

  中国基金报记者 姚波

摘要:
美国中文网报道:希腊债务危机会引起全球市场大波动、全球第二大货币欧元遭挤兑,欧盟的生存也成疑问。面积只有一个俄亥俄州那么大的欧洲国家出问题引起如此剧烈震荡,世界经济居然这么脆弱?人们是否反应过度?《基督科学箴言报》期刊封面文章。《基督科学箴言报》说,希腊债务危机8个方面影响美国人美国中文网报道:希腊债务危机会引起全球市场大波动、全球第二大货币欧元遭挤兑,欧盟的生存也成疑问。面积只有一个俄亥俄州那么大的欧洲国家出问题引起如此剧烈震荡,世界经济居然这么脆弱?人们是否反应过度?《基督科学箴言报》期刊封面文章。《基督科学箴言报》说,并非反应过度。有些人看到,从雅典释放的震荡正是债务地震的前兆,可能波及多数发达国家。今天是希腊,明天也许是葡萄牙、西班牙、英国、日本、甚至美国。箴言报说,希腊债务危机背后有八个问题值得关注:1、它可能影响到你附近的铁匠铺(tool-and-die)金融危机会导致欧元贬值,美国和其它国家因此更难以通过出口刺激经济增长。作为全球最大的贸易集团,欧盟占全球消费者人数的7%,却占世界贸易的五分之一。如果欧元汇率不反弹,出口欧洲贸易将下降,因为出口商品同欧洲产品相比价格会偏高。不仅是美国,中国和其它国家也会发现出口难度增加,因为欧洲公司产品和服务价格突然便宜,竞争力加强。2、它可能影响银行窗口服务如果一个或几个高负债国家贷款违约,可能再次引起金融危机,不仅是欧洲,而是全世界范围的危机。法国几乎持有希腊债务的三分之一,西班牙债务的五分之一和葡萄牙债务的六分之一。德国持有希腊债务比例较低,但持有后面两个国家的债务的比例和法国相当。高负债国家只要有一个违约,欧洲主要银行就会遭受严重打击,带来它们能否生存下去的问题。2008年,担心美国银行生存能力的忧虑将金融体系推到崩溃的边缘。现在,重大金融危机的要素已经齐备。3、个人投资组合会随之起伏股市最讨厌不确定性,而现在的财政危机可能对全球投资者信心造成重压并会持续几个月,如果不说是几年。投资者已经看到仅仅是欧元担忧就会对美国股市造成什么样的影响。道琼斯工业指数在4月26日达到19个月高峰之后,两个星期狂泻7%以上,随后一个星期反弹5%;随着欧元滑落到多年低点,华尔街再次下跌。随着资产泡沫和其它国家及公司的不平衡问题曝光,股市将面临更多起伏。雅典人3月18日走过希腊银行大门,也许人们没有预料到随后一个多月会出现影响全球的危机。(基督科学箴言报图)旧金山资产管理公司康坦戈资本顾问(Contango
Capital Advisors)执行长费戈(George
Feiger)说,所有这些表现都指向同样的核心问题:无力偿还的巨额债务。我们可以转移并掩饰它,但它继续增长。很多国家应当考虑如何偿还债务:是由屋主和纳税人承担重负?还是银行、对冲基金和其它债权人冲销或放弃部分债务?而冲销就涉及某些人的损失,也许是大投资者或退休基金。这不是说欧元崩溃意味着什么,而是全球财富损失,不管是何种方式,将非常巨大。4、它会影响世界如何对付朝鲜金正日政权债务问题会迫使欧盟全力以赴处理生存危机,从而减少对解决其它挑战的关注。现在的根本问题是欧盟国家是否应当更紧密地团结起来,接受欧盟的某种财政纪律,放弃某些主权权威。另一选择就是欧盟16国货币联盟分裂。随着财政谨慎国家选民,尤其是德国选民,提出如果无法迫使希腊和其它国家改变做法,他们为何要资助那些国家的挥霍,目前似乎难以找到中间立场。欧盟或者欧元区的分裂具有远远超出成员国的后果。5、它发生在他们身上,也会发生在我们这里欧洲危机对于美国和其它高负债发达国家是个警告:如果他们不理顺自己的财政,同样的命运就要降临到他们头上。美国不是希腊,理由一大堆:美国经济效率高,它有强势货币,有稳健的税收制度,有相当透明的预算程序,不至于突然出现希腊那种债务危机。但是美国的确同希腊有共同之处:太严重的收支不平衡。两国都有巨额赤字。两国都达到了历史证明难以摆脱麻烦的债务水平,并且高额债务还在慢慢增长。马里兰大学和哈佛大学经济学家的研究显示,过去200年来,债务水平相当于GDP90%以上的发达国家都看到它们的经济增长率被削减一半,从平均3.4%下降到1.7%。那就意味着如果债务危机扩散到欧洲之外的发达经济体,就需要几年,甚至几十年,来治愈这一病症。马里兰大学经济学家莱茵哈特(Carmen
Reinhart)说,“债务危机不是人们可以立即摆脱的那种东西。”她说,美国货币被“严重高估,货币市场会很快处理它”,但人们却无法消除债务。根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最新报告,作为一个大集团,世界发达国家债务和GDP比例去年年底达到90%的水平。希腊的债务/GDP水平为133%,日本比率更是高达227%,美国为92%,英国为78%。箴言报强调,把债务水平归咎于政府刺激经济开支是错误的。经济衰退导致以发达国家和大国为主的G-20债务水平上升三分之二,因而恶化债务形势。经济衰退也减少政府收入,增加赤字。G-20的刺激措施仅仅占债务/GDP比率中的十分之一。6、解决债务危机几乎不可能不影响就业和抵押贷款利率希腊已经走上紧缩路线,解决债务危机。从很多方面来看,它正好说明不应当做的事情。尽管帕潘德里欧总理以极大的政治勇气,计划三年内将希腊赤字/GDP比例从12.7%减少到2.8%,但它“太紧”,看来不可能为具有反叛心理的希腊民众所接受。即使他的政策能取得成功,希腊经济也难免多年衰退。图为西班牙议会反对党领袖Mariano
Rajoy星期四步入议会。西班牙议会今天通过紧缩措施。(美联社图)爱尔兰属于另一典型。进入大幅度削减预算的第二年之后,包括医疗和政府雇员工资都在减少,爱尔兰仍然是欧元区预算赤字最大–赤字占GDP的14%。同时,爱尔兰经济已经萎缩近17%,失业率高达13.4%,房地产价格下降了三分之一。许多专家都认为经济增长是摆脱债务危机的关键。希腊要采取紧缩路线的唯一理由是它已经没有时间、也没有别的选择。它不能实施通货膨胀政策–那是对付债务危机的另一主要手段,因为它用的是欧元,没有自己的货币去膨胀。第三条道路是干脆赖账(违约)或重组债务,但那看来不是一个选项。欧盟不愿意出现那种情况,理由很容易理解:欧洲不希望出现破产国家,尤其是太多欧盟成员都在金融上有太多关系。但许多专家认为,某种形式的债务重组几乎不可避免。帕潘德里欧5月17日承认,希腊只有得到刺激增长所需要的贷款,他的紧缩项目才能发挥作用。这一危机对于其它国家是个警告。债券交易者对希腊的担忧正在蔓延到葡萄牙、西班牙、意大利和英国。同样的信贷担忧也可能伤害美国金融体系,但没有人知道何时到来。专家说,南欧已经没有时间,英国也没有时间可等。但美国仍然有时间。但是美国人很可能在三到五年之内突然觉醒,发现自己处于同样地步。7、它可能增加美国人的纳税和减少社安金美国正在考虑减少国债,最普遍的解决办法–未必是政治上可以接受的–就是削减开支和提高税收。能否实施这些解决办法的速度要看经济复苏情况。在最乐观的情况下,尽管欧洲经济恶化,美国继续出现超过预期的复苏。这将给予国会和白宫时间,达成妥协,允许联邦政府提高税收并减少开支和未来的福利项目。即使在那种情况下,也很难回到债务/GDP比例为60%的危机之前水平。国际货币基金组织计算,美国政府将从今年相当于GDP的7.6%预算赤字到2020年转为4.4%的盈余。随后,美国预算盈余将持续10年。另一情况就是所谓的混混沌沌方式,预计经济温和增长,在大事发生之前决策者无所作为,债务危机最终发生。然后国会开始削减开支,提高税收,同时出现通胀。华盛顿税务政策中心主任、布什政府经济顾问委员会前成员马隆(Donald
Marron)说,不能不采取措施。典型的做法是削减开支,包括提高得到医疗照顾和社安福利的年龄,虽然不会立即收效,但可以得到长期效果,因为它会迫使人们延长工作年限。在税收方面,马隆鼓吹简化税收,那将堵塞漏洞,提高收税效率。而最悲观的情况是在美国复苏稳步上路之前,对欧洲债务危机的市场挤兑很快蔓延过来。那将产生联动效应,对冲基金、退休金和职业投资者将对高债务欧洲国家押注,逐个推动借贷成本,直到他们全都通过紧缩政策。专家说,他们已经对爱尔兰和希腊那么做了。什么时候他们做空了英国,他们会转到美国。他们做空美国之后,再去转战日本。采取狼群战术的金融大鳄必须受到抵制。不是采取加税和减少开支的政策,政府应当采取刺激增长和增加就业政策。即使预算赤字达到17%的最差情况,对于促进经济增长的决心也不动摇。但是,历史未必能证明最后这种策略的有效性。过去200年来,高债务时期几乎没有出现高增长。8、规模惊人有人会说,“我已经告诉过你”–也许这不是人们要关注世界债务危机的理由。但它会让人感觉好一点,至少可以在聚会的时候显示先见之明。事实上,最近10年发生的所有危机–房屋市场泡沫、金融危机、股市狂跌和目前正在发展的政府债务可能违约–都在过去一而再、再而三地发生过。这些危机也是最近200多年来的主要话题。过去的债务泡沫时期,分析家和决策者都在解释为何这次不同:制度更为健全,市场更为精明或者监管机制改善。但每一次泡沫照常破灭,政府和消费者必须重新认识高债务的危险性。这次如果说这次有什么不同,首先是规模–债务危机突然立即包围这么多国家。它们都是发达经济,而不是新兴市场。上次出现这种情况是七十多年前的大萧条。莱茵哈特说,2007年夏天开始发生的事情并非世界性危机。我们已经渡过了非常艰难的一部分,我们仍然有艰难时刻在前头,没有体面的出路。专家说,最好的办法就是早期解决问题,不要等到问题激化。1990年代中期,加拿大政府面临巨额赤字和国债。对墨西哥比索危机感到恐惧的加拿大采取戏剧性步骤减少赤字,今天加拿大经济相对强健。

  希腊债务危机愈演愈烈,正在改变着欧元区和整个欧洲的格局。美国信安集团研究认为,全球股债市场也将受到深远影响。

  信安金融全球投资小组宏观策略经济师John
Merante认为,希腊债务危机最重要的影响是在于对欧元稳定性的影响,以及对全球风险资产的影响。希腊的退出意味着货币联盟的倒退,其他欧元国家可能会效仿,瓦解欧元的信用。John
Merante指出,如果希腊危机不能妥善解决,全球资产将会流向一些安全国债,如美国、希腊或者日本的主权债,这种避险的全球资产流动将会影响到多类资产。

  债券:

  技术层面提供买入机会

  信安全球债券策略师Seema
Shah认为,从欧洲到美国利率在希腊债务危机上的变化要大于信用对债券的影响,将决定如何配置债券资产。他表示,希腊同其债权人谈判的失败以及公投都可能导致希腊退出欧盟。尽管从几年前开始减少对相关欧洲银行的持仓,及建立更高的防火墙以减少恐慌情绪蔓延,但对欧元区瓦解的担忧使这种阴影挥之不去。若希腊退出欧元,信用债将会跟随政府债券市场的信号而波动。外围市场利差的迅速增加以及市场波动性的增加,将会对信用利差和资金流动产生潜在影响。

  值得注意的是,如果欧洲核心国家基本面没有恶化,随着希腊的稳定,技术层面上的波动将提供信用债买入良机。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